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首頁 新聞 視頻 專題 文化 圖片 法治 理論 時評 教育 工業園區

  最近,蘇州獅子林內,冬雨中的蘇派劈梅盆景很吸引人?!  跤浾摺『寂d微 攝

  最近,蘇州獅子林內,冬雨中的蘇派劈梅盆景很吸引人?!跤浾摺『寂d微 攝

□蘇報記者 張丫

又到賞梅季,一年一度的獅子林迎春梅展又吸引了眾多游客和蘇州市民,被稱為獅子林“家花”的劈梅梅樁盆景也再次綻放光彩。然而近年來,劈梅制作不斷“減產”,漸漸讓獅子林感受到“威脅”,如何延續獅子林“一絕”、如何傳承蘇派劈梅制作技藝,成為賞梅季的又一話題。

蘇州人的發明,獅子林的“家花”

梅與梅文化,自古就與中國人緊緊相連,梅花“頑強、勇敢、不屈”的風骨,正是人們用花自擬、以花自勉的寫照。而蘇州園林,也是梅花傲然起舞的最佳舞臺,賞梅、詠梅、贊梅,園林里系列活動不斷,其中,又以獅子林的迎春梅展最具代表性。

獅子林與梅的淵源深厚,舊時以“臥龍”古梅聞名,長期保持著栽植梅花、培育劈梅的傳統。迎春梅展自1988年開始舉辦,大量的梅樹、梅樁盆景不斷被引進、培育,特別是劈梅梅樁盆景,造型獨特,以干枯枝疏、古雅別致而聞名全國。劈梅是蘇派盆景中的一員,全稱為劈干式梅花盆景,獅子林在引進后,精心培育,不斷修剪、完善其藝術品格,形成獨具特色的獅子林“一絕”,因而它又被稱作獅子林的“家花”,受到市民和游客的喜愛。每到春節前,都會有市民打電話到獅子林管理處咨詢梅展舉辦的時間,賞梅成為他們春節游園的保留節目。

發源自光福,產量日益減少

正如蘇派盆景的制作技藝一樣,劈梅梅樁盆景的制作也是一門獨特的手藝。劈梅的栽培難度極高,簡單說來,就是先要將果梅老樹去掉樹冠,將留下的樹樁再對劈為二,在二分之一樹樁上嫁接花梅品種,成對上盆,精心培育,經過幾年或幾十年,老樁枯干上會開出星星點點的梅花,形成枯木逢春的意境。2019年9月在中央電視臺播出的紀錄片《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》中,就專門講述了劈梅梅樁盆景的制作技藝。

老樹新發、再造生命,是劈梅的精神內涵,而生命力不斷被延續、被贊嘆的喜悅,也映照在一個個制作劈梅梅樁盆景的手藝人臉上,78歲的李佐達師傅就是其中一位,他還在《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》紀錄片中,展示了自己制作劈梅的流程。他認為劈梅源自光福,而如今光福制作劈梅的手藝人卻越來越少了,“做劈梅的工期太長了,而銷量不太好,做的人就少了。”劈梅制作是一個復雜的過程,需要等待,一年、兩年做好、養好,可能要三年、五年才賣出去。李師傅說,“太難了”,2012年,他一下做了很多棵,卻碰到旱天,全都死了。但他仍然在做,他跟獅子林有不少的合作,無錫梅園也找他訂購,“多多少少做一些,不然會手生。”

讓更多年輕人成為“技術派”

在今年的獅子林迎春梅展中,蘇派劈梅梅樁盆景與徽派游龍梅梅樁盆景、垂枝梅盆景一起,被布置在獅子林接駕橋邊,倚假山臨溪水,形成了一片梅林。眾多游客在此處流連,或拍照或賞梅,或仔細閱讀關于三種盆景的說明,但問起他們對這些技藝的了解,依然十分有限。

在劈梅梅樁盆景的制作技藝上,獅子林既有短板也有長處。管理處園管科科長謝添毅介紹說,目前獅子林存有劈梅梅樁盆景300余盆,其中精品很多,且多次亮相國內各大梅展,也捧回諸多榮譽。說到劈梅產量日益減少的狀況,謝添毅也表現出憂慮。

他說,獅子林有好的平臺,可以向更多人展示劈梅藝術,但缺乏技術隊伍來傳承這一技藝。“自上世紀90年代引進劈梅以來,劈梅的管理、養護技術在獅子林得到了長足的發展,但在栽培技術上,還需要深入的學習和掌握。”謝添毅說,劈梅這一技藝的傳承,還受果梅數量、栽培地方等多種因素制約,但首要任務是技術。目前園管科共有4人在負責劈梅等植物的管理養護工作,這些人的年齡大都在40歲左右,技術方面他很有信心。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糧油充足 價格平穩
我們的節日春節
寒假第一課 聽紅色故事
回家路上 唯愿平安
宣傳禁燃
安全檢查保安全
山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